小君爸爸到火車北站張貼尋人啟事
  記者 丁文劍 攝影 石濤
  昨天,12歲的小君(化名)已離家出走3天。
  事情源於11月4日,小君的手機里跳出一條鏈接,內容是一些色情動漫。這事被老師知道後,他被要求“請家長”。
  當天下午放學,小君就沒再回家了。我們不知道,小君離家出走是怕嚴父的責罰,還是因為色情動漫而感到羞恥,無顏面對父母和同學。
  如今,父母只想對流浪在外的小君說:“兒子,錯不在你,爸爸媽媽也不怪你,回家吧……”
  手機跳出鏈接
  點進去是色情動漫
  小君在江北某小學上六年級,最近的一次考試,他數學還得了個滿分。
  11月4日上午,小君的手機里跳出一條鏈接,點開之後,發現是段視頻,內容都是色情的動漫。這事被同學發現了,然後老師就知道了。
  “老師當時就打電話告訴了我這件事,讓我明天陪兒子去一趟學校。”小君的爸爸歐先生說。
  當天下午6點多,歐先生和妻子郭女士在家做好了飯,卻遲遲不見兒子回家……兩人漸漸坐立不安,開始打電話給同學、老師、親友詢問,但大家都不知道小君的消息。
  每晚30多人找
  媽媽猜測他刻意逃避
  昨天上午,夫妻兩人來到江北紅旗河溝派出所瞭解案情。與此同時,10多個親友在觀音橋一帶、菜園壩火車站、龍頭寺火車站散髮尋人啟事,不斷尋找。
  小君的手機沒有卡,只是當鬧鈴用,但也可以上網。“如果有卡就好了,可以打電話聯繫他。”媽媽郭女士說,這幾天每晚都有30多人在幫忙找,可問題是小君或許在有意逃避。
  “他爸爸管教得很嚴厲,有時兒子不聽話,他爸爸會動手打他,一打就聽話了。”郭女士說:“小君不怕我,但很怕他爸爸。”
  因為開了一家廣告設計公司,郭女士夫婦很忙,很少有時間跟兒子聊天。郭女士回憶說,孩子進入青春叛逆期後,脾氣就有點大,但一直沒機會坐下來好好溝通。
  曾邀同學一起離家出走曾說要去湖南新化
  你能告訴我們,小君去哪裡了嗎?
  “兒子走的時候穿一套灰色運動服,藍色球鞋,背黑色書包,連把傘都沒帶。”小君離家出走後,歐先生和郭女士很擔心:“壓歲錢都上繳了,平時只有每天5元的早餐錢,兒子身上沒有錢,不知會不會餓著、淋著……”
  4日放學後,他在大廟站下車
  郭女士找到了和小君關係很好的同學小馬,兩人每天放學都會一起坐113公交車回家。小馬說,小君那天在公交車上叫他一起離家出走,他沒同意。
  小君原本要到紅旗河溝西下車,但到上一站大廟時,就提前下了車。
  5日下午,他曾在火車北站
  昨天下午,在龍頭寺火車北站附近上班的莫小蘭給歐先生打來電話:“我見過這個娃兒。”通過照片,莫小蘭更肯定見到的就是小君。
  莫小蘭說,11月5日下午四五點鐘,她在火車北站廣場上,見小君來來回回地轉,詢問後,小君說“在等爸爸”,婆婆生病了,準備回湖南新化老家。
  據悉,小君每年都有一兩次跟著父母回新化老家,也都是從北站坐車。
  “小君人當時精神很好,一直跟我擺龍門陣。” 莫小蘭回憶,下午6點多,小君告訴她說爸爸在忙廣告設計公司的生意,讓他先坐車走,他身上只有兩塊五毛錢和一張學生公交卡,希望莫小蘭帶著他去檢票口,用公交卡坐火車。
  “我說公交卡坐不了火車,他很肯定地說可以,但因為走不開,我沒帶他去。”莫小蘭說,後來小君在賓館里給手機充了會電,大概七點鐘就走了。
  6日上午,他曾乘坐439公交
  昨天,歐先生來到公交公司,刷卡記錄顯示6日10時59分,小君在火車北站刷卡上了439路公交車,而這輛車的終點站是菜園壩火車站。
  “不知小君是否因為在火車北站沒有坐上車,又去了菜園壩,希望從這裡坐車去湖南。”但親友們拿著尋人啟事,詢問了菜園壩火車站工作人員、交巡警、清潔工,卻沒人見過小君。
  現在,小君到底在哪下的車沒人知道。“兒子是有意逃避我們,他有可能會賣手機,或金項鏈,然後坐車離開。”
  如果有人看見小君,請打電話告訴他的家長:15922960079。
  班主任:對男生沒有性教育
  小君的班主任楊老師說,她得知小君看色情視頻後,批評了小君,讓他寫了檢討,並給歐先生打了電話,自始至終小君都“很鎮定”,沒想到他會出走。“我只是想告訴家長孩子出現了這種情況,要多註意。”
  楊老師還透露,班裡曾留下女生,講了一些生理知識,但對男生則還沒有進行關於性的教育。通常情況下,在孩子們遇到關於性的問題時,她就告訴孩子“那些東西對你身心不利,影響成長,不能看。‘性教育’的確是一個尷尬的問題”。
  社會學家譚剛強說:“家長和教師面對這個問題,往往是事先躲避,事後又大驚小怪。”他建議家長和老師應該註意孩子隱私,在放鬆的環境里和孩子溝通。“推薦一些書是比較好的方式。”
(原標題:手機看色情動漫被“請家長” 男孩離家出走)
創作者介紹

jovi parkour

zs97zsuch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